聯繫我們 登入

如何觀空性(下)丨法王教你做菩薩 08

戒定慧 2018-10-16 檢舉

第四章 如何觀空性(下)

作者: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

以此生為例談“我執”

到了下午,大家好像都有些昏沉,我自己也是如此,所以我在這兒講個故事。之前談到“我執”,我們必須知道,為什麼平時“我執”的力量這麼強。之所以會生氣,是因為這個“我執”在作祟,讓我們覺得可以理直氣壯地生氣。當情況不符合“我”或“我的”要求時,我們就會生氣;反之,當情況與“我”和“我的”相符合時,我們就會認為這是最好的情況。

這裡最主要的問題就在於“我執”,或可稱為“實執”(執著一切為實有)、“無明”等。為什麼會有“我執”呢?如果說它是無始以來就有了的話,我們也無從知曉。我們稍微能夠知道的,是在今生所發生的事情,但有很大一部分也遺忘了,尤其是痛苦的部分都忘了。例如,很多小時候我的事情,現在都記不起來了,能記得的大部分是好的快樂的事情,痛苦的都忘了。因此,我想以自身為例來說明“我執”是如何形成的。

我認為“我執”的強弱,與從小的教育與父母的養育方式息息相關。記得在我大概三、四歲時,父母親心中就盼著我長大,而給予盡力的呵護,他們只想著給予任何能讓我快樂的事物,除此之外,也就不會想太多。這是一個對孩子非常呵護的養育方式。

但是,換個角度來看,它可能也給予了孩子增長傲慢的機會。孩子只要一不如意就哭,父母親馬上要想辦法安慰,為了讓孩子高興,給予各種他喜歡的東西;除此之外,並沒有給予任何開導或解釋。從孩子的角度來說,這樣的呵護會讓他覺得自己像個小皇帝,可以隨心所欲,本來沒有的傲慢也慢慢滋生了。如果父母給予孩子玩具與呵護的同時,也給予一些開導與解說的話,可能有些幫助。

小時候我住在牧區,秋天到了,牧民都會宰殺牲畜,每次到了那個時候,看到恐怖的景象,我都會悶悶不樂,倒不是生起了什麼真實的慈悲心,只是因為一種恐懼與不忍,讓我很不開心。看到那些動物不斷掙紮,尤其牧區宰殺時不是用刀砍,而是綁住嘴鼻讓動物悶死,我真的很想跑過去把繩子解開,但當時個兒小,又害怕被踩死,所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動物被殺,哭喊著:“不要殺它們!”

尤其讓我印象深刻的,是大人們當時對我說的話:“我們無法順你的意。如果不殺他們的話,我們就沒有食物,也就沒有東西可以給你吃了。”我的確能理解我們所居住的高地無法生長蔬菜,也沒有其他的東西可以吃。這個解釋讓我突然體會到生命的無自主性;從現在對佛法的瞭解來說,即是因果業力的事實。本來我已經很難過了,一聽到這個解釋,讓我哭得更傷心了。

我在那麼難過大哭的當下,由於大人們的解釋,讓我的體會與感受更加深刻,心性也得以成長。一直到現在,我都忘不了那段經歷。因此我認為,父母在給予孩子照顧與關愛的同時,也要給予適當的解釋,讓孩子知道為什麼這樣做的原因。在我的成長經驗裡,這對我有莫大的幫助,相信對各位也應該有所助益。

另外,從修學佛法的角度來說,我們一直致力於斷除“我執”,但父母若是從小促成孩子養成以自我為中心的習慣,那麼教育方向就不對了。舉例來說,就好像給予孩子魚吃,還不如教孩子釣魚的方法,這會帶給孩子更深遠的利益。同樣的,身為一個修行者,特別是教導佛法的人,要以實際有效的方式讓他人瞭解佛法,而不是助長他人的“我執”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“第2頁”繼續瀏覽。

來源:mp.weixin.qq.com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會喜歡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